Single Blog Title

This is a single blog caption

一睹歷盡滄桑的淒涼美景 西伯利亞鐵路之旅 Part 1

搭乘西伯利亞鐵路與俄羅斯旅遊,是我一直以來所仰望的聖盃。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可能是因為去俄羅斯度蜜月是我與前女友的一個約定,所以即使最後沒有去成,我還是一直把這個夢想牢牢地收藏在心中,而在2016年的9月我毅然決然的決定把這個放了兩年的夢狠狠地完成。

其實旅行這件事,並不見得一定有著多麽巨大或是高尚神聖的意義,經過了一次旅行我相信我也不會突然領悟了什麼人生的真諦,很多時候我在完成一趟旅行時,心中所想的僅僅就是那個握在手中的小小承諾,對於自己的一個肯定,對於過去的一份懷念,僅此而已。

我在規劃行程的時候從沒想過這趟旅行會遇到這麼多有趣的人事物,當初只是很單純地想要踏上西伯利亞的土地,完成自己對於旅行的一個承諾,就是這麼的單純。結果沒想到一路跌跌撞撞,從北京到內蒙古、再搖晃到外蒙古,最後到了貝加爾湖與莫斯科、聖彼得堡,踏上了歐洲的界線,隔著波羅的海與北歐遙遙相望。

帶著滿滿回憶歸來的旅程

搭著火車跨越三個國度,五天沒洗澡、被外蒙商家仇視不賣sim卡給我、忘記補柴火半夜在蒙古包裡冷醒、在聖彼得堡街頭莫名其妙不斷的被俄羅斯妹紙搭訕、在貝加爾湖畔跟俄羅斯人一起坐在湖邊喝著啤酒吃著燻魚。以上都是我始料未及的體驗與感動,最後結算15天的總花費約6萬台幣左右,這個預算可以橫跨歐亞大陸三個國家,體驗如夢似幻的火車之旅與西伯利亞森林,我實在想不到有什麼理由不去走這一趟。也慶幸我鼓起勇氣踏上了旅途,然後帶著滿滿的回憶歸來。

從一開始我就打定主意要從北京出發,然後搭乘臥鋪巴士到內蒙的二連浩特,再搭火車一路直達俄羅斯,這一條是西伯利亞鐵路的蒙古支線。其實走過這條路線的人並不少,Loney Planet也推薦過這條路線,相關遊記也很容易查詢得到。

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把俄羅斯跟蒙古的簽證辦妥,最麻煩的是俄羅斯簽證,因為要先跟當地申請邀請函且把正本郵寄到台灣,附上申請表跟簡單行程表,再送到台北的代辦處。光是俄羅斯簽證就需花費約5千台幣,包含邀請函申請及郵寄的費用;外蒙簽證就相對輕鬆,只要先辦好俄簽,難度不高,花錢了事。最後因為大部分旅途都在移動,所以整理了一個15公斤的背包,不拉行李箱,用最簡便的行李出發,反正能洗澡的機會也不多,衣服也不用帶太多,打算大不了就正反面換著穿。

出發飛向北京的那天,心裡其實是充滿期待與雀躍的。因為距離上一次到北京已經過了兩年,而北京正是我第一次自助旅行的啟蒙地點,也因為那次的北京之旅,讓我愛上了旅行這件事。

兩年來我走過西安、敦煌、南京、杭州、泰國、柬埔寨、馬來西亞、日本,每到一個地方,下飛機的那刻,我都會想到我第一次到北京自助旅行時,出機門後看到漫天大雪時的那股悸動,鼓舞著我,繼續挑戰自己。這時候我都會想起之前在網路上看到的那句話: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在北京的行程其實相對鬆散,我去吃了懷念的便宜坊烤鴨,逛了一天紫禁城與恭王府,其餘時間都在北京胡同間閒逛散步。而第一次來北京時去爬了八達嶺長城,雖然驚豔長城的壯麗,但是滿坑滿谷的觀光客,與八達嶺過於塗脂抹粉的妝容,讓我這次想要去一探原始長城的風貌。最後選擇了前往河北的金山嶺長城段,與司馬台長城遙遙相望,算是相對人潮較少,而又有保留著野長城風味的景點。

門票50 RMB加上單程纜車20 RMB,空蕩蕩的售票處與大門口,相較之下前年去八達嶺長城的人山人海,這邊舒服太多了,何況這天還是禮拜六。剛上了長城的時候,一個觀光客都看不到,一度都以為是不是走到了沒有開放的路段,直到爬了半小時,過了兩個烽火台後,才看到一些歐美觀光客在敵樓裡面休息,大多都穿著專業登山服裝。感覺他們並不完全是把這邊當成觀光景點,而是一種類似登山的行程。

金山嶺長城段約有一半以上的路程都是呈現較為原始的樣貌,半坍的烽火台、斑駁的台階,反而呈現出了一種長城應該有的美感。既然是歷史,那麼就應該還給它歷史的樣貌,我一直這麼覺得。有幾段的長城真的已經坍方得相當嚴重,周圍兩側的矮牆都已不見蹤跡,走過去的時候不能太靠近城牆邊,看著深不見底的下緣,加上不時有側風吹來,雖說路面還算寬敞,但還是有一定的危險程度。

長途奔波前往內蒙大草原

一大早搭著公車前往密雲野長城,異想天開的以為爬長城不會花太多時間,打算下午回來後剛好可以趕上4點發車前往內蒙古二連浩特的臥鋪巴士。誰知道一入長城深似海,接連不斷的烽火台爬了一座又一座,到最後已經是近乎手腳並用邊跑邊走的方式想要趕下山,最後還直接包計程車殺回北京市,只是到達木樨園長途巴士站時已經是晚上六點,整個售票大廳空蕩蕩。

我:請問….還有往二連浩特的車嗎?

售票大嬸:幾點了啦現在!早發車了!明天吧!(關櫃檯)

我與一同旅行的夥伴兩個人面面相覷,懊惱地走出長途巴士站準備去找當晚睡覺的地方,也在討論延遲了一天後面要怎麼改訂火車票及把行程趕回來。此時路邊有人探出頭來問我們要去哪,然後告訴我們他那裡有車去二連浩特,於是我們最後就抱持著姑且一試的心情跟著他去。過了馬路繞到了長途巴士站後面的一個山坡上,有一個小小的停車場,確實停著一台上面寫著往二連浩特的臥鋪巴士,行李層早已被大大小小的貨物塞滿,而票價也與巴士站價格相同,車子看來也算乾淨。

後來陸續有乘客過來等車,絕大多數都是蒙古人,還有少數一兩個歐美臉孔,沒有中國人。其中有一位美國人叫Scott,我簡單跟他打招呼,他發現我會講英文後,大為驚喜,便滔滔不絕的跟我聊起來。後來發現,他說他下午兩點就在客運站裡面買了票,結果四點上了車,也被人載過來這邊,然後就等到了這個時候還沒上車。他說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說實在的我也滿頭霧水,只能猜想是客運站正規車也許看人少就直接外包了,湊成一台車。

一堆人在這台巴士的上上下下塞滿了貨物,讓人感覺其實這根本是貨車,載人只是順便而已。最後大約是晚上九點,終於發車前網二連浩特,車程12小時,中間會停一個休息站上廁所吃飯,然後一覺醒來,就已經在內蒙古的草原上。就是這輛神秘的巴士,上上下下都塞滿了貨物。我跟巴士的工作人員聊了一下,他們說這些貨物都是要送到外蒙去的,主要是衣服、花卉、還有一些冷凍食品之類。至於載人,他笑了笑說送貨差不多就可以打平成本,多載一個人就是多賺的。



臥鋪巴士內部其實還算乾淨,上車時司機會給一個塑膠袋裝鞋子,然後隨便找個位子就躺下來,成人來說剛好可以躺平。只是剛上車時這麼多人鞋子一脫味道確實很驚人,如果無法忍受建議最好選上鋪會好一點點。而如果是睡覺非常講求安靜的,建議戴一副耳塞,可以讓你睡得像是孩子一樣甜。位子上方有個插座可以幫手機充電,我刻意選了上鋪,戴上耳機聽著汪峰的北京北京,車子慢慢開出北京市往北前進,窗外的燈火越來越暗,剩下的只有引擎運轉聲與打鼾聲,而我也在這美好的小天地裡沈沈睡去。

大約凌晨一點會停在一個休息站讓乘客上廁所與充饑,然後開到凌晨四點多司機會停在路邊熄火休息,然後約六點又繼續出發,半睡半醒之間隱約感覺到陽光開始照進車內,睜開眼一看已經在內蒙的草原上。早上八點,正式踏上這次流浪的起點,也離開了都市的舒適圈。

初探西伯利亞鐵路與外蒙古

二連浩特是一個面積不大的邊境城市,一下車後在車站旁的台灣永和豆漿大王吃了早餐。當天二連浩特大約是攝氏5度左右,順便在餐廳裡換了比較厚的衣服,然後就前往國際列車售票處購買去外蒙古的車票,因為已經兩天沒洗澡,就在火車站附近隨便找了一間旅社稍事歇息。

很妙的是火車站並不賣國際列車票,而是在火車站對面的二連鐵路招待所左邊一個小小藍色招牌的一樓。出發前閱讀了一些遊記寫到可能會大排長龍一位難求,所以出發前一度很擔心會買不到車票。實際上到了售票處後,可能是9月中已經過了旅遊的旺季,售票處外一個人也沒有,只有雜貨鋪的小孩在門口騎著三輪車,完全沒有我們當初想像可能要拼了命往前擠才能買到票的場景。順利買到前往外蒙古札門烏德的車票,售價41元人民幣,不過這只是到札門烏德這段的票價,上火車後得用蒙古幣再補足札門烏德到烏蘭巴托的票價。

札門烏德距離二連浩特也是只有一牆之隔,實際上會在這邊下車的乘客很少,大部分乘客都是要直接搭到外蒙古的首都烏蘭巴托。一掃早上的陰天,二連的下午開始放晴,藍天、白雲,映照在綠皮臥鋪車廂外看起來美的像是一幅畫,這就是這次流浪的起點。車站播放著蒙古傳統音樂,我們坐在月台邊的椅子上吃著點心、手上提著泡麵,「原來這就是西伯利亞鐵路啊」,在我心中一直不斷的響起這個聲音,逼著我把每個片段、每個場景都想牢牢的記住,因為好久以前的夢,終於實現了。

從二連浩特上車後列車長就會來發床單跟收補票的費用,大約是67,000蒙古幣,合台幣大概700元左右,現在就是正式的踏上了西伯利亞鐵路之旅了。一路上看著窗外的草原與樹影,金黃色的夕陽把畫面切成一個一個片段灑入窗戶,我坐在窗邊喝著即溶咖啡,這景象已經不知道在我的夢中出現過多少回,這次,我終於真實的觸摸到了。上車後我很認真的研究了火車時刻表,跨國旅行最麻煩的就是時差跳來跳去,一下是慢一小時、一下是慢四小時,實在很擔心因為時差問題而看錯了火車時間,最後我乾脆放棄,就靠著iphone自己跳時區。

到達札門烏德後列車會停在這邊約三小時,蒙古海關會上來檢查護照,然後就可以出去閒晃一下。札門烏德是一個很小的城鎮,火車站也沒有柵欄,可以隨意進出,站外有一個廣場,旁邊有手機行、餐廳等。我看到手機行很興奮地跑進去問是否有賣上網卡,結果裡面的店員一聽到我跟夥伴說中文,立刻臉很臭的別過頭不理我們。在二連的時候,旅館的店員就跟我們說蒙古人不太喜歡中國,勸我們盡量不要說中文,說自己是越南或是韓國人比較安全點。當時我只覺得有點誇張,結果果然第一天到蒙古就碰壁,也深深讓我意識到現在已經出了華語地區,英文更是沒有人會理你,接下來真的就要靠自己的人品了。

蒙古包燒柴暖爐效力只有四小時

隔天一早抵達烏蘭巴托,出發前已經先跟外蒙當地的洪果旅行社(Khongor Expedition)預定兩天一夜的特勒吉國家公園(Terelj national park)蒙古包住宿,住宿加上接送、餐點費用一個人約70美金,旅行社非常貼心會派車來接送,而當天蒙古包也只有我們一組客人,這再度證實9月不是旅遊旺季。

烏蘭巴托車站是個標準俄式建築,巨大而堅實的石造建築,但是門口卻是小小一個。到了蒙古的第一天會先去參觀成吉思汗廣場跟一些市區景點,很多蒙古人也會在廣場這邊散步或是約會,因為肚子實在太餓,跑去邊上的小攤販買了包子(buzz)吃,裡面包的是羊肉餡,吃起來相當多汁,後來發現這是蒙古當地的美食之一。烏蘭巴托市區高樓並不多,市區裡面可以見到蒙古包與樓房比鄰而居,畫面十分有趣,有些地方一塊地上面全是蒙古包,但是兩旁卻都是鋼筋水泥大樓,這也算是在蒙古才能看到的特殊景色。

這是一次我與我自己的蜜月旅行,15天的旅程,

從北京搭西伯利亞鐵路到蒙古,再轉機去俄羅斯。

我們所住的蒙古包民宿位於國家公園內,特勒吉國家公園內有許多民宿,錯落在整個山谷的四周,在路上會看到成群的羊與牛就這麼從你面前緩緩走過。國家公園裡面沒有什麼安排的行程,而是讓你可以到處亂跑、健行、爬山,蒙古包主人是一位很傳統的蒙古大嬸,只要吃飯時間到了就會過來敲敲門,然後比著吃飯的手勢。雖然語言不通,但是我十分喜歡這種自然的相處,我們就像是他家裡的客人,沒有過多的干預、沒有浮誇的關心,單純而美好。

蒙古包內部沒有什麼設施,中間有一個暖爐,沿著牆邊圓形排放著床鋪,就是木板床加上一張感覺可能已經超過10年沒有洗的毛毯,想小號開門旁邊請自便,如果是大一點的需求會有坑洞讓你使用。當天晚上我們買了啤酒,就坐在蒙古包外看著天空無數閃耀的星空,沒有電視、甚至連電都沒有,這樣的生活,卻讓人的心能夠平靜地如同這片大地一樣。

最特別的是因為搭了兩天的火車,也表示已經接近三天沒有洗澡,而蒙古包更不會有浴室或是澡堂這種東西,實在受不了的我們,異想天開的帶著寶特瓶想去找河邊至少洗個頭擦擦身體,結果跟著Google Map走了一個小時只看到一片濕濕的沼澤,根本沒有什麼河流之類的東西。最後我跟夥伴兩個人決定厚顏無恥地去敲當地人的住家,拜託他們借浴室給我們使用,透過比手畫腳溝通,主人很熱情地打開了他們家位於後院的浴室,遠看像是一個儲藏室,但是裡面卻是別有洞天,裡面有太陽能熱水器,主人微笑著告訴我們怎麼使用,最後我們想付一點錢給他,他笑著說不用,讓我在札門烏德時被傷害的玻璃心回復了這麼一點。



到達烏蘭巴托的那天氣溫約是10度左右,雖然不算冷,但是歷經三天無法洗澡的日子,沖到熱水的那剎那還是相當感動。大陸型氣候晚上的氣溫驟降,白天大約還有8~10度且是有太陽的溫暖天氣,到了晚上大約只剩下1~2度,此時民宿主人來替我們的蒙古包生火,在正中央會有一個燒柴暖爐,一時整間蒙古包暖的可以穿短袖在裡面活動。

得意忘形的我們晚上就這樣穿著短袖睡覺,卻沒有意識到既然是火就需要加柴這件事,凌晨四點,我與夥伴兩個同時被冷醒,沒有了爐火的蒙古包就像是睡在0度氣溫的曠野中一樣,兩個人裹著毛毯,搞了老半天才終於把火生起來,而此時早已天亮。一大早把火又升起來後,準備繼續躺回木板床上補眠一下時,民宿主人又跑過來叫我們吃早餐了。民宿的三餐都非常好吃,只是不管吃什麼都是配著羊肉、羊肉湯、羊肉麵、羊肉炒飯,不過這邊的羊肉一點腥味都沒有,鮮甜軟嫩。

告別了特勒吉、也準備離開烏蘭巴托,最後一天我們回到市區寄明信片跟逛街,旅行社的小老闆親自開車來接我們,也事先幫我們買好了前往俄羅斯的火車票。因為是晚上8點的火車,老闆還開了一間民宿的房間讓我們放行李跟休息。在蒙古的街頭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高緯度的陽光總是斜斜的照在身上,旅行至此已經過了6天,只有兩天睡在床上,其餘都是睡在巴士或是火車上。而我開始想念起台灣的滷肉飯跟牛肉麵,我坐在蒙古國營百貨的門口,看著這不真實的畫面,心中想著,終於我要踏入俄羅斯了。

流浪一輩子臉書粉絲頁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請按讚加入ThePeak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