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le Blog Title

This is a single blog caption

大阪尚未被探索的百年老店 守護傳統壽司技藝松屋町たこ竹

我在門外駐足了好一會兒,沒看過滄桑感這麼濃的店面,真不知道門後是什麼個景象,一時之間讓我有點不敢開門進去。想想一些在網路上被部落客力捧的日本百年店舖,門面裝修就算不到禪風古意的日式風情,但至少也得是清爽乾淨的迎客標準,而たこ竹箱壽司完全以它自己的古樸樣貌在大阪生存了將近2百年了。

雖然屬於市中心區、而且離心齋橋鬧區也就是短短一站地鐵的距離,但大阪松屋町並不是個觀光客會造訪的區塊,這裡一點也不熱鬧繁華、也沒什麼知名景點,就算大白天也是人煙稀少,走在街上的人也都是當地住民居多。建築物新舊交錯、老屋零星的分佈在巷弄裡,這就是松屋町給人的視覺感受,是個鬧中取靜、適合隨性走走晃晃的好地方。

走出松屋町站1號出口沿著松屋町筋往北走200公尺,就可以看到位在一個小巷口的たこ竹。有點泛黃的布幔中央用日文寫著三個字的店名,右上角註明著天保二年創業。清道光十一年也就是西元1831年,咸豐皇帝出生的年份、たこ竹也在這年開張,這186年來沒有搬過家、沒有擴大店面。當位在心齋橋商店街、1829年開業的本福箱壽司在2015年歇業之後,たこ竹就這樣默默地成為大阪市區裡為數不多的百年老店之一。

從門面就能看出たこ竹並非走精緻路線,這裡就是一間為當地人而開的庶民食堂,遵循傳統關西技法的箱壽司職人在吧台內安靜地捏著壽司。店裡的裝潢雖然陳舊但不髒亂,你如果看過日劇「深夜食堂」的話,たこ竹的店內氣氛就跟劇裡位於新宿小巷子內的那間めしや飯屋差不多。

除了我們是唯一內用的食客之外,上門的客人幾乎都是以外賣為主,師傅兼老闆不會講英文,因此沒有熱情的招呼我們這些外國客,大阪人的好客態度在他身上完全感受不到。對於當地人的點餐,他也是禮貌性的一問一答,沒有多餘的閒話家常,難道是捏製箱壽司需要全神貫注不得分心?我覺得他應該是生性羞怯才是。

外場是一位年約70歲的老奶奶,我想這可能是老闆的母親吧?她把菜單遞了給我,瞬間讓我感覺回到了1970年代,這菜單的外皮也太有年歲了吧,我得小心的翻閱以免把這個骨董給弄壞了。菜單上的字還沒退色,應該是最近才印的,然後再用透明膜包覆起來。雖然我不會日文,但部份的漢字還看得懂,「名物」、「穴子」、「海老」,就這麼點餐吧,鰻魚跟蝦子的箱壽司一定很美味。

點完餐沒多久老奶奶就端上了一碗滿是金針菇的清湯,不知道是怎麼調味的,這簡直就是鮮美啊。一般壽司店師傅做握壽司我可是看多了,但箱壽司怎麼做我倒是真沒見過,我輕聲地湊到吧台旁,用拙劣的日文問他:可以拍照嗎?他跟我揮了揮手示意不允許,這就是為什麼你們在這一篇文章裡看不到老闆本尊的原因了。

等了約十分鐘,已被列為是國寶級人物(餐廳一角掛著一張人間國寶認證狀)的老闆把壽司端了上來,這份量也澎湃了吧,土包子進城總有第一次的失誤。除了箱壽司之外,也點了大阪壽司(就是綜合箱壽司加上半份太卷)、鮪魚與黃瓜細卷、還有一份綜合握壽司。我倒是沒想到箱壽司師傅也會捏握壽司,而價格不貴的握壽司裡還有一貫鮪魚大腹,老闆真的是佛心來著的。

之前從未吃過箱壽司的我沒有可以做比較的標準值,但這箱壽司實在是太美味了,說不上美味的點在哪裡,但就是有一種沒人能取代他的想法烙印在心中。たこ竹便宜又大碗,很符合台灣觀光客的需求,一個人只要幾百元台幣的預算就可以吃到撐爆肚皮。我會推薦這家百年老店是因為老闆用料實在、價錢公道,而且還沒有被台灣的觀光客佔領,不用排隊當然是重點。

點了這麼多,五個人也難以消化,只能打包帶走晚上當消夜吃。老闆此時拿出了一張竹葉,反覆地擦拭乾淨,然後把我們剩下的壽司用竹葉包好,好復古好懷舊,百年前的外帶方式可能也就是如此這般吧。

Save

Save

請按讚加入ThePeak粉絲團